时见栖鸦

岁月长情,竹马成双,此间少年,并肩为王。

一个短小的雪花日常

  • 设定已经在一起了小雪住在花府

  • OOC预警

  • 两个小时的产物没有逻辑


“无谢怎么还没回来啊?”彼时正在饭席间,花满天随口提了一句。

“对啊,这个时候二哥应该回到花府了呀,是路上耽搁了吗?”花飞扬接着说道。

“应该快回到了吧,先吃饭吧。”花母打断了两兄弟的对话,席间又安静了下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用膳完毕之后,傅红雪跟花满天交代了一声之后便去找花无谢。夏夜的风有些燥热,吹得人心也有些烦躁,此时距离花无谢本来应该回来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时辰,饶是傅红雪这般的性子,此时也不免有些着急了起来,万一在路上遇见了他以前的仇家怎么办,无谢能应付得过来吗?想到这,傅红雪脚下的...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秦门执剑肖门守

宝崽:

肖门像是守着家的最后一道防线。

“我也要去”继科握拳看着龙胖蟒,努力挺直站不直的腰。

“不行。”马龙冷冰冰的不想多说一句话。

“老张……你”许昕看看师兄,又看看盯着马龙的张继科,有点想不出措辞,“好好休息,对吧?”

“科哥,你放心。”小胖此时无比冷静,他不是那个幼稚的小弟弟了,他也有自己的担当。

当獒龙蟒胖陷入诡异的沉默时

“老肖,你别去!你还有女队呢”秦志戬拉着“怒发冲冠”的肖战。

“不行!”肖战看看继科“继科,我们走,让他们留下。”

“肖指,这次交给我们吧”马龙还是开口了,不是面对张继科的冰山盐龙,他柔软而倔强,龙崽已经是龙队了,“您和继科儿...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笑傲江湖须纵马,叱咤风云且腾龙——龙队生日之际的采访合集

看了非常非常久,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多幸运,能在此时遇见你,多遗憾,遇见你太晚了。

我很喜欢你呀马龙哥哥!

机智的蓝瘦子:


[题目改自苏州世乒赛的龙队应援横幅,原句:叱咤苏州须纵马,决战世乒且腾龙。]

龙队过生日啦。今年八月很幸运知道并且喜欢上他,所以今天应该写点什么纪念一下。但是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新粉并不能拿自己脑子里的东西作长篇大论,所以打算码一下心路历程,顺便贴一点看过的一些各路采访啊评论啊之类的,也不枉喜欢他一场。喜欢龙队的小天使们可以翻翻有没有共同点或者没看过的,一起交流嘛。至于路人,看完要是安利成功就算我完成一件大事……

收图太多忘了哪些不可以发,所以就不...

【蔺靖】入梦


琅琊山又是一年春,天朗气清,正是万物复苏之时,在离琅琊阁不远处,郁郁葱葱的树木簇拥着一座小庭院,庭院四四方方的,很是简朴,倒是与琅琊阁形成了对比。任凭是谁也想不到,这,便是琅琊阁阁主常年居住的地方。

这小庭院建的地方极为巧妙,既能被繁茂的树木遮挡,有着良好的庇荫处,又能让庭院的主人一直眺望到繁华的帝都——金陵。

蔺晨闲来无事就喜欢坐在庭院的摇椅上,慢悠悠的消磨时光,如今的琅琊阁,即使是天塌下来也能照常运转,更不用提没有阁主了,于是蔺晨倒也乐得清闲。但是这人一旦安静下来,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过去的事情,蔺晨...

【现代AU 三剑客/獒龙】群架

  • 梗源于某天晚上做梦梦见三人打群架

  • 瞎JB乱写,OOC都是我的锅

  • 动作描写无能,诸位看官见谅


马龙看着向自己靠拢的包围圈轻笑了一下,“呵,还真是专门挑软柿子捏啊。”随手把手里提着的书包扔在地上,马龙舒展了一下筋骨,指节被按的咔吧咔吧响,原本干净无害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带着丝丝寒气扫过众人,“你们,谁先来?”

张继科和许昕正在校门口一人啃着一根冰棍儿等着折返回教室的马龙回来一块回家,“大蟒,你的冰棍要化了。”张继科斜睨着一双桃花眼看着许昕手忙脚乱的把快要流下来的糖水吸溜回去,颇有些嫌弃的说:“脏死了。”

许昕好不容易把黏糊糊的糖水清理干净就听见张继科来了这么一句,默默地...

请大家多多支持哦~! @楼诚同人本宣传平台  @伪装者琅琊榜相关同人本宣传  谢谢平台帮忙扩一下~

羊驼儿和牦牛儿工作组:

││││││从别后,忆相逢,


        几回魂梦与君同。││││││


——————人归暮雪时——————


·琅琊榜·女性向·同人小说本·预售开宣

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

小小的偷跑一段 给@柳逐卿 写的Guest文,也算是应应景。


【楼诚/台丽】Killer 下

  • 现代AU,人物OOC肯定是会有的。

  • ←请看这。证明我真的没有坑文

  • 祝各位阅读愉快。


明诚躲在狙击死角,死死地按住被打中的左肩,那人一击未得逞却也不恋战,开了一枪之后就再无动静。明诚咬着牙通知于曼丽和明台,要他们小心,以免对面的狙击手仍未离开等着伏击他们。

明台把车开得飞快,左穿右拐地抄着近道,恨不得把自己的车当飞机开;于曼丽看上去很镇定,坐在副驾驶上一边回答着明诚,一边时不时的示意明台冷静下来,但是一直在细微抖动的手掌还是显示了女孩内心的慌张,她听着耳机里传来明诚阵阵的抽气声,有些手足无措地问明楼:“大哥,阿诚哥他……”被明楼适时地打断,“曼丽别想多,阿诚会没事...

1 / 3

© 时见栖鸦 | Powered by LOFTER